韩林/旧梦

▪ 想开个车为什么这么难。

▪ 于是没有开车。


林敬言没想到晚上会梦到八百年前这桩旧事,分明这么久以来他未曾再与那人有过什么私生活上的交集,线上坦然对打,线下交情不错。

想来想去只能怨半夜十二点他还在被蚊子叨扰搞得心烦意乱,手边没有花露水没有清凉油,索性洗了个冷水澡,周身三毫米内一股沐浴液的薄荷味道,不知能否抵挡偷吻。

答案是当然不行,第二天他抱着胳膊边挠边进了训练室。

夏休已至,其他人陆续回了家,林敬言家里二老丢下他出门旅游去了,无处可去的林某某于是跑回来宅在队里,作为队员宿舍唯一活人每晚接受蚊子宠爱,生不如死。

却不料某人昨晚才入梦,今天就归队了。

韩文清放好行李来训练室看...

【全职高手】霸图眼镜组女性向推广小料文本《时之碎片》

霸图眼镜组,北极冷CP,觉得最近天气太热的话要不要了解一下【x

激情发电,最苏最好是林、张,最可爱是我家手表w


眼保健操:


CP / 林敬言&张新杰顺逆无差

出品 / 眼保健操

作者 / 林眼镜 & 张手表

字数 / 1.1W

规格 / A5 28P

定价/ 10 RMB

场贩 / CP22丙K28-29

试阅 / 见长图


冷门CP,用爱发电,总共8本,售*完无补。

通*贩在CP22后,8月公开预...

— 纵此刻须得挥手作别光辉岁月 但我知你心底仍有荣耀不灭 —

【林中心】茕茕 · 02

补个档,之前的没掉了【【。今天翻出来看了看,反问自己为什么没后文了……

01


02


七月中旬左右林敬言动身去了青岛,南京的房子钥匙留给方锐,至于唐昊,那次之后就再没怎么见过,也就是阮永彬喊林敬言去过呼啸一次,他在摄影棚外远远看了一眼。

当时方锐跟在后面有点吃味,他分得清林敬言有没有动心思,但也仅限于此,他们已经分开半年多了。谁料那天离开时林敬言把之前的备用钥匙又还给他,原封不动,还挂着方锐自己买的钥匙扣。林敬言辩解说自己没什么意思,让他帮忙照看而已,因为不确定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方锐一时起意,问他要不把房子租给唐昊好了。林敬言看他一眼,大意应该是注意分寸。

到了...

吃个鸡丨林唐昊

林敬言-唐三打-唐昊

假装他们去拍宣传照主题大概是继承者们【等等【那这个分组谁分的怕不是脑子没带

之前图透17封面的时候写的,大概会有类似的CP以后hhhhh

——————————

老林在左边,白衬衣袖子卷起来露出一点半截花臂的蛛丝马迹,坐在左边垒起得半截砖墙上,脚踩着凌乱翻倒的木箱,一手搭在膝头拿着烟一手托着下巴,戴眼镜笑得温柔纯良,然而可能是光线的原因,一片镜片反光,看不清眼睛。

小三,唐三打,比他后一点,侧身面朝他站在画面比较中间的位子,五分狂气五分傲,长腿好身材,露出的胳膊线条起伏诱人,手搭在腰上,另一边玩着折叠小刀,没看他身后背靠背的唐昊,时而看看手里,时而打量周围,时而…...

给方锐,随手捎个林敬言【。

原谅我PPT作图,糊的……笔是吴竹美文字【又在推荐这个


林:看在方锐的份上原谅你不爱我


原图↓


[全职/林方] 滔滔

[全职/林方]滔滔


是你生日,眉头盛过乍暖还寒三月春,眼角锋如见血封喉蝎尾刃。

你名里棱角昭昭,绕身一匝,金克木,他却反来拥抱你,不怕疼。

你刀光抵他嶙峋,恭喜势均力敌。

生日快乐。

——————

/薄


我以前趁他不在,偷着抽过烟。


烟是和老阮出门瞎逛的时候买的,谎称是他让我帮着买,老阮不疑有他,还帮我介绍了店铺——他抽的那款是外烟,不太好买。

买回来就一直藏在柜子最深处,那时候的好奇心就是这样,很容易半途而废,我确然是忘记了这回事,直到有天在他休假前吵了几句。

我没能等到他先道歉,嚣张气焰早就消散干净,整个人十分别扭,训练完回宿舍趴在浴...

林敬言&王杰希

·  《茕茕》背景的林&王片段。想了下林&王的开端。04进度10%。最近还有一个安利向在磨……是的,磨……这个速度已经不是写了((


早年间林敬言因为呼啸的一系列事情在北京住过仨月,他没想到刚在京城落脚,王杰希这个原本只是风声过耳的名字就忽然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突兀地和他相遇在酒店旁边的便利店里。

一块钱一个打火机,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在线支付,林敬言掏裤兜,得,竟然一毛零钱都没有。他刚寻思着借个火,另台收银机那边就递过来一个打火机,他没怎么注意的一同进店的风衣男青年冲他笑笑,“林敬言?”

林敬言还真不认识王杰希,但没少从叶修那边...

-

今晚没有更新因为一晚上都在找钥匙ಥ_ಥ

和同事讲,丢东西就和失恋一样,一开始觉得失去了就活不下去宛如窒息,然后开始找开始想要把握一丢丢的机会挽回,找着找着就发现没那么重要了,好像也没有活不下去,再然后喜欢上了新的钥匙扣,买了新的挂件。
只是当回忆起来的时候,有些感慨,我曾有过一个很好看的树林的钥匙扣,一个很可爱的林敬言的挂件。
——当然主要是因为我前两天刚又买了俩林敬言的挂件。
有种类似最近卖二手的心情,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然后迅速又掏出一个林敬言拿了备用钥匙回来复活了钥匙串!

【林中心】茕茕 · 03(续

010203


本来续完了03在写04,然后中途搜TAG的时候跑去看了《叶修的直播间》,15年的文,然后就欲罢不能快笑瘫了,于是04没有写完……(强制换话题)我喜欢王杰希和林敬言!

然后今天教师节!林老师节日快乐!

吃饭后续,依旧唐林。

04会写写老王


————————————

泼辣鱼又没有做错什么,林敬言带着惊讶看唐昊拿筷子在那儿戳鱼,配合节奏扒了两口米饭。

唐昊停下筷子,“我能看你纹身吗?”

林敬言努力把饭咽下去,“哦。”

然后唐昊就大睁着眼看着他。

林敬言又吃了两口才反应过来,端着碗向唐昊再确认一遍,“你是说现在?”

唐昊惊,“你以为是什么时候!”

林敬...

【林中心】茕茕 · 03

简短更新。之后出差,然后大概就周末见:)

事已至此,我自己都相信这是篇唐林了。打了当年说“ALL林里只有方锐追得到林敬言”的我的脸。

为儿子的爱情挨打,值!

但为了不时会跳出来抢戏的旧爱们,还是打林中心。

0102


03


林敬言句末没带问号,唐昊稀里糊涂应了一声,反应过来时已经看不到人了,烦躁起来吃饭都吃得分外凶狠,惹来小宋分一碗绿豆汤给他。

晚上收工回去,唐昊看见张佳乐发的消息。

他俩近来没有联系过,现在回想一下最新鲜的记忆还是“以下克上”那会儿,张佳乐跟在林敬言背后,看着唐昊一脸的一言难尽,千言万语最后都憋了回去,剽窃林敬言说了句“拍的不错”。

现下这位导师没有...

【林中心】茕茕 · 01

不出意外是林中心,左右都有。

这帮人现在的职业是编剧、导演、演员、歌手等等(因为这样子时髦值够而且能进酒吧

本章唐林。下章年更(不(不过也差不多


01


唐昊大概直到最近才开始(一波三折的)认识真正的林敬言。


几个月前那场蓄谋已久的以下克上现在看来仿佛是一个笑话,是林敬言甘愿屈居为新人让出一片天地的谦和与豁达,难怪颁完奖之后张佳乐看着自己欲言又止。他本以为是张佳乐自觉夹在好友与徒弟之间有些难做,此刻窝在酒吧角落昏暗的卡座上一遍遍看着前一会方锐悄声告诉他是“林敬言本来打算提交的参赛短片”的时候才明白,他一直当做对手与目标、却并未深交过的林敬...

林敬言你不要面子的啊???

就是忽然觉得昊昊超——可爱的(亲妈粉,无脑吹


然后昊昊就不怎么会撩,他都是不经意撩别(lao)人(lin)的那种,要他刻意去撩就没辙了,然后就自己偷偷百度,看什么《撩妹的三十八种姿势》之类的,然后自觉自学成才。

有天呢就和林敬言在家闲着打发时间,老林坐沙发上拿遥控器按着挑节目,昊仔躺着拿手机一边玩游戏一边和七期崽子们瞎扯淡,小腿搭在林敬言大腿上,不安分抖抖抖,被老林一把按住。

昊仔内心:你竟然压迫我??

忙于吐槽然后僵了一秒。

林敬言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好玩的,够了茶几上俩橘子,一人一个。

唐昊急性,三两下剥开一口半个,差点给酸倒牙,腿都不抖了,林敬言剥得慢又仔细,一边乐一边吃了...

Re:梦醒时分

Re:梦醒时分


—— 致:林敬言。


我可能梦见你了。可能。


梦里是十年后的你,我觉得那是十年后的你,站在超市货架前仔细挑选,一如你如今看着技能面板的专注神情。

你选了三个西红柿,走去称重台打包,又拿了一打鸡蛋,然后向冷藏柜里的纯牛奶伸出手——不我不喜欢喝那个——你手偏了点儿,拿了另一款大瓶的酸奶。

你结婚了,于是成了归家派,像我脑补里的方明华的业余生活一样,在完成训练或者工作之后开车回家,根据妻子发来的消息,一来二去将小区超市摸得像比赛地图一般清楚,血祭绝魂属性各是多少点,大葱芋头茄子各是多少钱。

你上楼、掏钥匙、开门,换上一双灰色的棉...

【方林】梦醒时分

它曾经是一篇G。林腿儿的初G。写它的时候就已经有段时间没写东西了,一直生疏到现在也不太想再改……就直接发了。可见于冷乱雷の《千言万语》。

以上。


———————————————————————————————————


By 陆又年。


我跟着他走,从下往上,从一个热得慌的地方到另一个还是热得慌的地方,然后被安排在会客室里百无聊赖,他去找经理了。

间或有趁着休息时间出来晃荡的青训营的人在门外窃窃几句,亦如我之前和自家那些小伙伴做过的一样,

但我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就带了几分知之的骄傲,清高的低头玩手机,任他们猜测,心里笃定他们并不能猜到答...

茕茕白兔 03

·唐林。好的好的我自首,题文无关(。

\\\\\

依唐昊的脾气,也不是会遮掩和隐瞒的人,但世上毕竟有一种状态叫做【恋爱中】,有一种傲娇叫做【害臊】。

大男孩身量挺拔,随便一穿都有型有范,就这么杵在大街上还是惹来了不少的关注和窃窃私语。本来在思考【严肃的人生大事】的唐昊被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焦躁脾气上来,或者说种种情况加在一起终于恼羞成怒,反而冷静了。墨镜后的目光趋于沉静锐利,林敬言瞅着了,怕他一张嘴说点啥得罪人,先发制人扯着他进了霸图大门,在门房登记完就随便找了处花园边坐着。

唐昊这才有心思专对付林敬言一个人,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几点训练?”

“还有半小时,够说吗?”林...

茕茕白兔 02

·唐林。(还是早班,睡不着😂

∝∝∝

唐昊睡到自然醒,睁眼伸懒腰拿手机,就看见林敬言回过来的一条,差点没炸得飞起来,昨晚如何臊得慌的发消息也不记得了,洗脸刷牙提了裤子戴个墨镜,兜帽一罩就出门,等走到霸图门口终于气顺了,人也跟着蔫了。

干嘛哦,找林敬言反驳吗?难道自己没那个意思?

他昨晚不知道哪里来的柔肠百转,辗转反侧拿着手机好几次点开通讯录,划上划下每每都停在“林敬言”那里,脑海中有一百个唐三打蹲着边嗑瓜子边笑他。

念念不忘,你还念念不忘,空闺寂寞吗?

唐昊心一横说认了又怎样,唐三打丢下瓜子皮拍拍手,说没想到你还情深。

他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算不算得情深,不知道那...

茕茕白兔

· 唐林。(早班都吓不倒我了……

∝∝∝
若说他曾有盔甲,何至于如今狼狈。

∝∝∝
张新杰的脚步声刚离开,林敬言就从被窝里坐了起来,隔壁床的张佳乐被子里也窸窸窣窣,林敬言一转过去就看见忽然伸出只白惨惨的手来,吓了一跳,又看见那只手在床头柜上摸了摸,拿着移动电源又缩回被窝里。

刚打完一场,大概都不太睡得着。

他从柜子里摸出条新内裤,轻手轻脚走到卫生间门口,故意转了好几下门把手。哐啷哐啷,惊得张佳乐从被窝里探出头来。

“新杰怎么又……”他一看是林敬言站在卫生间外裸着上身笑容不怀好意,抄着枕头就想砸,无奈林敬言已经闪进门里去,各种无可奈何,在二期群里吐了几句槽,也只...

成仁

杀身成仁。

————————————

你手都要挥断了,他却总是回头,你只好继续挥,就差把整个膀子也抡出去。

半夜守BOSS有人喊饿,她就直接拿了柜子上月饼礼盒过来,都是粉丝送的,看起来华丽丽,不知道味道好不好。
随机拆盒随机发,你把耳机取下来挂脖子上,转头直勾勾盯着她看,说不上是色眯眯还是殷切期待,她冲你眨眼还冲你笑,递过来俩月饼。
结果你一看,俩伍仁。
靠。

你成全过他一次,你觉得,不是他总说的你给了他犯罪组合。
就那次你差点把胳膊抡脱臼了,回队里轻车熟路的就要开他柜子找云南白药,手拉在柜子门把儿上才想起你刚把那人给抡走,幸好想起的及时,不用等看见啥都没的时候才后悔应该直接去阮永彬那里蹭。
你趴阮永彬床上叨叨...

唐林 20141214

你泡了杯茶再回到桌子前,就看到方锐发你的消息。点开是一串儿连拍的图片,他笑得灿烂玩得开心,背景里吴羽策由远及近最后糊他后脑勺上一团雪球,照片也就以虚晃晃的一张他的自拍做了结尾,然后又收到他一条“老林我等会儿再和你说,我先去做了那个吴大妈”。 

但他手机还是像素好,你看着最后一张照片,只拍到他下半截脸,脸冻得红扑扑的,张着嘴在笑,脸侧还沾着没来得及化水的雪碴子。

你看着都觉得冷,下意识的也打了个寒颤,然后伸手戳戳他脸,屏幕的温度大概比他那边还要暖和几分。

“小孩子。”

你说的时候弯了弯唇。


这当儿他刚洗完澡出来,浴袍随便裹了裹要露不露的,拿毛巾擦着头发,双手抱...

因为是脑洞所以其实不想写所以就简略的写了一下(。

若说方锐有理由对他怀着那么点儿恨,你是否也是一样。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是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你惊讶的看着自己在玻璃上映出的影子,惶恐而欣喜。

然后他恰好推门进来拿忘在电脑边上的账号卡,你向他走去,一句“哎林敬言”还在嗓子里打转,就见他迎面而来却穿你而过。

你跟着他回到宿舍,特意在他关门后才往前迈开步子,不出所料毫无阻隔,你回头看看门再看看他,之前的惶恐无存,欣喜尚有。

林敬言,林敬言。

你坐在床头柜上等他终于睡着,凑在他耳边喊了几声,明知道他听不见却还是觉得紧张兴奋,然后伸手在他脸上戳戳,力道距离控制得刚刚好,指尖就邻着他的皮肤。

嘿,你看得到我吗。

我是唐三打。...


你吻他,但就是不肯吻他唇,任他将你俩宽衣解带,也不肯放弃咬吮他骨骼皮薄嶙峋。
他双手抚慰你,也一言不发,连呻吟都咽进嗓子,只仰头露出块儿苍白劲瘦任你研磨。

你恍惚以为这狭仄房间还是呼啸,尚是刚知晓他要走的那日。
全因他忽然开口,颈上皮肤微颤。
——你是不是还恨我。

还。
你抬眼看见他脸侧与微红左耳,与磨砂玻璃上红色蝶与火。

确然不是当时。

但你依然有恨。

也必然还爱。

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我为什么睡不着

林敬言衣服脱到一半就被方锐扯进卫生间里,他下意识的握住方锐手腕,身体先做出一副半推半就的姿态,但方锐已经凑了上来吻他,骤然接近的温度和气息实在是熟悉不过,身体立刻就卸下了防备。

而后开始主动配合。

他本以为方锐会更激动一点,但他只听得见方锐胸膛里热切的鼓动声,除却最开始拉他进来的迫切,方锐其实很冷静。

林敬言想抬手摸摸方锐的头,但双臂被他按着,不好抬起来,他只能配合的仰起头,任由方锐温柔而缓慢的从他唇角一路吻过鬓边颈侧喉结锁骨胸膛。

但方锐有几下的吻用力到要吻破皮肤吮到血液。

他亲着亲着就停了下来,头抵在林敬言胸口。

“你不要我了……”

“……吗?”

————————————————

其实想写方锐低头看见他太用...

【林方】《红豆》

To 苏二青@苏蘅 。生日快乐。
手机发不知道艾特能不能成功……
————————————

办公室里早就没有人了,方锐揉揉手腕将最后一个铁皮抽屉推回柜子里,也不去收拾手边乱糟糟的打孔机订书机标签纸等等,一手扶着柜子,靠着墙就往下滑,索性坐在了地上。
幸好办公室里铺着地毯,入秋的天气里席地而坐也不会觉得特别凉。
部门的审计工作到了收尾,也不会再有前些天大家连着通宵的盛况,就剩最后的半箱资料要一张张放进每个人的档案里,工作量和前些天比起来不算大,但就是枯燥。方锐下午的时候缩在总监办公室的单人沙发上补过觉,到了八点多加班的众人打算回家的时候,就抱着箱子一声不吭的溜进了档案室。门一反锁,部门里的几个小年轻想去帮...

【林方】余音

木²里不算G文最喜欢的一篇,算了G那就是和花生太太的文并列还是最喜欢喜欢。
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看哭哭。

光时纪:

*八月(我记不清了应该就是八月)《木的二次方》合志稿


*一个有关于时光,岁月,老去的故事



余音



Cp/林敬言x方锐


Written By/暮森



#00


岁月荒芜多少年头匆匆而过,而我终究有幸,能伴你后半生直至终老。



#01


方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得差不多,眼睛还有点涩,周围的场景落进眼底化...

【林方】《伐心》

《伐心》


※ 《全职高手》同人。 

※  林敬言X方锐。收录于林方合志《木的二次方》。


方锐凑上去吻了林敬言。

叶修还在外间坐着,不知道看不看得见,方锐却不管不顾就拿着两瓣儿嘴唇往林敬言脸上脖子上蹭。潮里带着热的呼气和磨来蹭去的刘海闹得林敬言觉得痒痒,只好微微偏了头,让出块苍白细瘦的颈子给他亲,手里码杯子倒茶却还是稳稳当当,半滴也没有洒出来。

方锐就为看他从静水流深到兵荒马乱,不出意料又没能得逞,也不气馁,轻柔柔的吻在他脖颈上,把那块儿蹭出一层粉色才罢休,然后帮忙端着茶出了厨房。

把凉茶递给叶修的时候方锐还故意...

【韩林】《无解》

〇 原作:《全职高手》。

〇 含【韩林】&【韩→林】&【林方林】。

〇 超短。狗血狗血狗血,慎。可能……感情线刷的比较隐晦?


《无解》


张佳乐掰着指头数了数,目光在宾客里转了一圈,从乱糟糟的人群里挑出了躲在墙角叼着烟的叶修,拉着黄少天就冲叶修喊,“叶修修修!就他了!”

叶修呆懵着抬头就看见张佳乐和黄少天过来扯着他要往台上走,方锐站在那边冲着自己笑意盈盈的,怎么看怎么猥琐,一时没反应过来,连烟都掉在了地上。

韩文清本来站在拐角的另一边,叶修被扯走自己也没法和他再聊,便也走了出来,捡起叶修掉的...

【林方】《那些年被男神捡起的漂流瓶》

《那些年被男神捡起的漂流瓶》


又名:《那些年我们爱过的马化腾》


填了以前的坑来做流光的生贺, @山有木兮林有方 ,我是拖延症……你体会到了吗?

不过呢这篇里的助攻写的是我的名字……好流光不要介意!你可以把里面的【陆】字全部替换成【流光】再来看!这个东西用做生贺完全就是要被打的节奏吧……【抱头跑】好流光,我信你是爱我的……

大概是一个【林←方】到【林方】的故事。对话流。

写完之后发现网断了……要到明天早上七点才能再连,没办法只能烧钱上网SAD。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用过微信里的漂流瓶。可以留一段文字或者语音,然后...

【林方】好心分手三十题 · 其二

so……混个更【咦。


#好(余)心(情)分(未)手(了)三十题#

【第一题:还未更改的昵称】&【第二题:不舍得撤销为你一人而建的分组】

前情提要:


第一题:

第二题:


眼镜OS:还好我是一个有小号的人…………虽然小号等级低【。以及头像扮方锐完全没问题呀kira!

题目来自微博,po主:@E酱酱酱酱酱酱,地址走: 好心分手三十题

【韩林】《金屋传说》

听起来是神话但只是八卦

【韩林】,开篇大段【林&方】,至于林方有没什么JQ就自由心证了。

娱乐圈PARO,关于犯罪组合的演出服看这里→【嘿这个人又在看图说话了这次的图还是虾受的呢】→没错我的技能点从看图说话进化到了……看AB的图说CA的话……

——————————————

据说韩大制作的女朋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也只是据说,因为韩大制作脸黑人凶,保密工作又做得很好,所以从没有哪家的记者拍到过这位韩家金屋里的陈阿娇。

以上,前情提要。


林敬言翻箱倒柜找了约摸有半个钟头,才从衣柜角落里的收纳盒里找到了压箱底的一套衣服——那还是犯罪组合出道时和方锐一起去做的演出服...

1 2

© 五十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