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
Powered by LOFTER

茕茕白兔

· 唐林。(早班都吓不倒我了……

∝∝∝
若说他曾有盔甲,何至于如今狼狈。

∝∝∝
张新杰的脚步声刚离开,林敬言就从被窝里坐了起来,隔壁床的张佳乐被子里也窸窸窣窣,林敬言一转过去就看见忽然伸出只白惨惨的手来,吓了一跳,又看见那只手在床头柜上摸了摸,拿着移动电源又缩回被窝里。

刚打完一场,大概都不太睡得着。

他从柜子里摸出条新内裤,轻手轻脚走到卫生间门口,故意转了好几下门把手。哐啷哐啷,惊得张佳乐从被窝里探出头来。

“新杰怎么又……”他一看是林敬言站在卫生间外裸着上身笑容不怀好意,抄着枕头就想砸,无奈林敬言已经闪进门里去,各种无可奈何,在二期群里吐了几句槽,也只有孙哲平回了句“还没睡?”,分外没意思,气也就消了。

林敬言洗完出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经睡了,自己手机在床头柜上提示灯一闪一闪,打开就看到张佳乐在群里说他,玩心起来林敬言开着闪光就拍了张张佳乐不堪入目的睡相存着,端等秋后问斩。

天也不热,林敬言闹完就赶紧钻被窝缩着,一边划开通知栏看未读的微信消息,结果看到唐昊半小时前发给他的一条。

—— 睡没

……???

这两字干净利落直白简洁,正因如此林敬言才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难不成是晚上比赛揍他狠了这会儿心绪不平心率不齐约架呢?

想是这么想,话不能这么说,得尊重唐昊的心理素质,林敬言组织组织语言,就给唐昊回复了一条。

—— 不约。

评论 ( 2 )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