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
Powered by LOFTER

《杀身》

To  @诶黑一声两腿一蹬 。

专给好腿儿私底下开的的百粉点文。她钦定的CP……唐三打X冷暗雷,和CP名儿……打雷。事实上给她点完之后我就掉粉了,然后女神坎某人又给我圆回来了,天不亡我(。


————————————


《杀身》


你也知道自己多像他。


全明星周末之后大家聚餐,林敬言也是担心你初来乍到被欺负,饭店门口拉着石不转反复叮嘱,结果百花缭乱路过,伸手就扯着你跑了进去,你只听见大门外面张佳乐在说没事的没事的,就算酒精中毒不还有不转呢嘛。

石不转没接话,堪称年会的全明星周末聚餐对待新人是凶残than凶残,一顿饭吃完掉的血,大概当年的神奶方士谦双号齐开才刷得回来。

你也是早有耳闻,但毕竟是霸图产,为了壮胆又坐在了大漠边上,这时候夜雨声烦带头敬起了酒,大漠孤烟目光如炬,你咬牙心说扭扭捏捏哪像霸图样儿,一口气反敬了几大桌人。

半口没吃又喝得急,一圈下来你就已经晕晕乎乎了,石不转凑过来拍拍你肩膀,一个回复眼看就要人不知鬼不觉的刷上去,君莫笑抬手一个火机就扔了过来,逼得石不转收手避过。

“好好吃饭呢,怎么还乱扔东西啊君莫笑!”百花缭乱胳膊一伸捞着火机又给君莫笑丢回去,“你怎么拿人家沐雨的火机乱丢。”

君莫笑看着你和石不转笑了笑,“刚叶修点烟找不到打火机喊我来着,你们没听到?”

当然是瞎扯,你也不想再辩驳什么,低声谢过石不转的好意,知会了一声就往卫生间走过去,路过选手那几桌的时候还强打精神冲林敬言笑了笑。

倒也还好啦,你洗把脸然后对自己说,还是分得清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咦?

“镜子里有两个我?”

这话下意识的说出口的时候你就后悔了,镜子里的另一个“你”弯唇笑了笑,递纸巾过来让你擦脸,“才多大年纪就老花,生灵灭那个单片儿镜要借来给你用用吗?”

他手拿着纸巾伸在那儿就等你去接,同是流氓一身打扮也野得张狂,但偏偏笑脸温良,你眯眼细看能品出两分唐昊的自信和锐利,剩下八分细思恐极,天天朝暮相处想认不出来也难。

—— 他们那么像。


想也知道是林敬言托他照看你,你就忽然有种不忿,也不是怨他旧事不忘,只是大抵有种恼羞的心思。

对着现任的前任谁会甘心出糗,又何况你对他一直都有心结。

但你鬼使神差还是接过了纸巾,他收手插在裤兜里靠着墙看你,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又流里流气起来,你皱眉他就笑,倒显得你更不像个流氓。

“看什么看。”

“你还真的挺像我。”

他好像毫无意识刚才一句话正中红心,你暗自握紧拳头几秒后却还是松开了,这话听得太多,就连林敬言也说过几次,你不爽也没法改变。

你想过你俩好像双生,没法共存死掉一个才活得下去的那种,但又自嘲这样也算高抬自己,谁都知道不过是个复制的替身。林敬言也算洞悉,劝过你别这样一如既往的钻进牛角尖里。他自知没法回头,只能往前,你执拗的问他你是什么,他说优乐美,你酒瓶子都拎在手上了,他才伸出胳膊抱抱你,说你是冷暗雷啊, 我的现在,我的未来。

但过去总不可触及,如你知道他亲手剪了和方锐的牵连才换来如今的机会去实现壮心不已,若是前途没有荣耀,他都还不上方锐当年送他时满眼深情。

如你记得最开始搭档的时候,他午夜梦醒冲你喊,三打,帮我倒杯水。

你还是跟了他的好脾气,深呼吸就能把火气压下去,也是说明酒劲过了清醒不少,这当儿不想再和他说点什么,纸团往垃圾桶里一丢就走,擦肩而过的时候瞟了他一眼,正看见他眼睫低垂,情绪不明。


一顿饭吃完你喝喝吐吐不知几回,石不转还是得空给你刷回了点儿血的,也不至于太难受,就是有点饿。

海无量屁颠颠跑来慰问你,也不知是自觉主动还是居心叵测,但你和他也熟,这当儿管他用意何如,揪着胳膊就说,海哥,我忒讨厌唐三打了,他还嘲讽我, 拽得唐昊一样。

他就跟在你俩屁股后面,听到这话不禁挑眉,海无量脊背一冷回头就看见他,必然死道友不死贫道, 拍拍你背说了句冷啊你还是太年轻,就撒丫子撤了。你晃悠悠就要倒,又被一只手稳稳扶住,你顺势挂在人家身上,抬头一看,嗬,这可不是曹操嘛。

“老流氓。”

他觉得好气又好笑,这姿势怎么看都是你投怀送抱,无奈你占着舆论优势——边上君莫笑领着迎风布阵海无量鬼灯萤火沐雨橙风鸾珞音尘风城烟雨一阵咋舌,鬼迷神疑也大步跑来,还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他索性就拉着你走了,你跟在后面哎哎哎喊了半天,只听见身后那群人起哄,“老林,你家老二被你家老大拐走啦!”

乱乱乱乱全乱了。


他把你扔进他房间就锁门走了,你支着身子起来觉得又困又饿,随便脱脱掉衣服就钻进了卫生间打算洗洗睡,反正是标间双床。

你倒是没有想过让唐昊睡哪去。

他回来的时候端着碗粥,从浴缸里捞起差点溺毙的你擦干了扔到床上然后捏着下巴灌粥,你迷迷糊糊醒过来下意识就一拳出去,他根本就没防备,这一拳打在肚子上让他闷哼一声,索性起身把碗放到远点儿的地方,然后再扑到床上回敬你一拳。

这就打起来了,越打越清醒越清醒越不想停手,比赛的时候规矩那么多不可能像这样肉搏起来毫无章法,你以前就盼望着这一天,以为解恨又解气,现在才觉得一点儿都没消下去,反而更恨。

恨谁呢,恨他占了林敬言的过去,恨林敬言把自己整得和他这么像,还是恨不能像他一样。

第一流氓林敬言,比赛搭档,唐三打。

“你永远都过得那么好。”

他要落下的拳头忽然停住,像是怕击散了刚才那句话的余音一般。

你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大漠孤烟和韩文清的性子又出来了,索性直盯着他说,“你还是唐三打,全明星角色,跟着唐昊也没多差。”

你还想反问一句可是林敬言现在呢,没说出口就觉得这话逻辑不对,捋了几遍思路觉得理顺了,却没了刚才的底气。

“可是我没法让他过得像以前那么好。”

“没有你就好了,我真想杀了你,他的流氓只有一个就好。”


“算了,还是留你好了,要我有什么用。”


“我和他善始却不能善终。”他轻飘飘的说,“你好像很不喜欢我。”

你没理他,心想这种事全联盟都知道。

“你也不用羡慕嫉妒恨……”他边说边挡住你挥过来的拳头,“是他先不要的我,我都没办法开口留他。而且我挺喜欢你,你身上有我的影子,我不能陪他,所以希望你好好护着他。”

你专挑重点听的,抬腿又要踢他,“用得着你说!”

“你挂念他,我就开心,我开始怕他去了霸图受人欺负,怕新来个搭档不服他。”

“哼……我们大霸图团结友爱严肃活泼……”你嘟囔一句,还等着听他的下文,却看他又把粥端了回来,伸手就要捏你下巴。

你挡。

啪叽。

“妈的。”


唐昊那张床是没法睡了,那半碗粥的残骸还糊在上面,你和他挤在一起,觉得怪别扭的,但又敌不过困意,勉勉强强打算先放他一马,睡觉要紧。

但他似乎睡意不浓,伸胳膊抬脚的折腾半天,等你迷迷瞪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他揽在怀里。

“你你你你?!”

“我说了,我还挺喜欢你的呀。”他支起半边身子忽然吻下来,你被他箍着手脚动弹不得,任他在你脖子上蹭来蹭去, 然后一口咬下去。

你疼得吸气,感知更加清晰,他咬完就拿舌尖舔着伤口,一丝丝麻痒伴着疼顺着耳朵根蹿上来,你就跟着头疼,大头小头都疼。他手滑下去欺负你小头,一边磨磨蹭蹭的从脖颈吻上来,舌头缠住你的,你尝见了自己的血味儿。


“回答你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我也挺想杀了你的。”


【END】


我一直萌的都是儿子们和爹们之间的故事还真是第一次写俩儿砸………………

评论 ( 12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