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眼镜的小林奈留。
 

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我为什么睡不着

林敬言衣服脱到一半就被方锐扯进卫生间里,他下意识的握住方锐手腕,身体先做出一副半推半就的姿态,但方锐已经凑了上来吻他,骤然接近的温度和气息实在是熟悉不过,身体立刻就卸下了防备。

而后开始主动配合。

他本以为方锐会更激动一点,但他只听得见方锐胸膛里热切的鼓动声,除却最开始拉他进来的迫切,方锐其实很冷静。

林敬言想抬手摸摸方锐的头,但双臂被他按着,不好抬起来,他只能配合的仰起头,任由方锐温柔而缓慢的从他唇角一路吻过鬓边颈侧喉结锁骨胸膛。

但方锐有几下的吻用力到要吻破皮肤吮到血液。

他亲着亲着就停了下来,头抵在林敬言胸口。

“你不要我了……”

“……吗?”

————————————————

其实想写方锐低头看见他太用力把老林手链扯散了。

他们也散了。

————————————————

没找好虾要授权啦就不写手办和手链的梗了……

————————————————

事实上,我满脑子都是以前开的脑洞里的一句话……

【 “这个锁儿给先生戴上,钥匙留我这里,我是想与先生好,想要先生的心只有我一个人开得了。” 】

 
评论(13)
 
热度(14)
© 薄。|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