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眼镜的小林奈留。
 

【ALL林】《问劫》(03-05)

△ 我更得慢别打我_(:з」∠)_,还有……All林是我心头好,前两天发微博上感觉要有人和我友尽了【不,别这样我还是爱着林方的嗯【握拳。

△ 01-02,或者点TAG里的《问劫》。

△ 蹭一下叶林唐林的TAG。


03.

 

那一卦卦象何如方锐始终不曾知道,林先生躲在一边帮他算的,算完又翻了近半个时辰的书,然后转身看着他说,忽然想起还没有给你置办床铺,跟我去趟街上可好?

方锐便也不点破,欣然应允,等买了回来住在哪里又是个问题,那四个在领地问题上分毫不让,谁都不愿意自己屋里再多个人,所以方锐最后只好住在了林先生那间的堂屋,和里间就隔着一道屏风。这么睡了一晚后林先生觉得过意不去,里间比外边要暖和,而且其实两边一样的不宽敞,所以与其让方锐就只铺个床板垫了两层被子睡在地上,还不如让他进里屋来挤挤。

林先生心软,看着方锐在里屋地上又睡了一晚,第三晚就把方锐的被子褥子一股脑丢到了自己床上,反正床大,反正都是男人(妖)。

期间方锐显得特别乖巧,一进屋看见林先生背对着自己正在脱衣服,也没有表现出意外或者惊吓,只是坐在一边看他脱得只剩下里衣亵裤,然后问了一句,“先生你不脱光睡的吗?”

林先生一口老血在喉头打了个转又咽下,“你们年轻人就算火气旺,冬天也不用裸睡的吧,着凉了怎么办。”

方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走到床边把自己和林先生的被子调了个个儿。“我睡外面。”然后就自顾自的脱得一丝不挂钻进了被子里。

林先生心想我刚才说的你根本没听进去是吧。

方锐躺下倒是很轻松,林先生抬脚准备上床却发现自己没处踩,这是要我从他身上翻过去吗?好吧翻就翻,他先跪上床然后手伸过去支在方锐身体另一侧,然后抬脚把一个膝盖送了过去,嗯好样的,这边也挪过去就没事了!林先生这样想的时候就看见方锐睁着那双亮幽幽的眼睛看他,然后伸出手来扶住他的腰,带着他一起侧了个身,林先生就被摔在自己被子上了。

哦天呐我的腰。

睡到半夜林先生是被热醒的,被子已经蹬到了腰那块,上衣也因为热被他自己扯开了,敞露着上身前半面儿。一没生火二还是冬天,林先生呼哧的喘了两口气,觉得哪里不太对,低头一看腰上横着一根胳膊,肩上还搁着一个脑袋,再体会一下被子里……嗯,腿上还架着条腿呢。

没来得及心累方锐的睡相,林先生就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热了,方锐的皮肤温度奇高,这么贴过来和抱着个暖壶没什么区别,他把方锐四肢归位,手在他额头摸了摸……这不会是风寒发热了吧?

这就是妖命关天的大事了,林敬言凑过去附身拿唇贴在他额头,想确认一下方锐的体温,温度还没从他额头传过来,自己的后脖子就被一只手按住了。林先生随着那只手的动作仰起了头,下一息就有什么柔软而灼热的东西贴在了他喉结上。

方锐一醒过来就看见林敬言汗涔涔的上半身挡在自己眼前,尤其是线条优美的颈子就在嘴边,喉结正巧还动了动,他刚醒脑子还发着懵,就觉得那一动撩起了心火,伸手就把人给按了下来,等到亲上去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林先生。

是林敬言。

两个人都僵了,林先生也不觉得热了甚至还抖了两抖打了个冷战,方锐捞起被子把林先生裹住,然后伸进去自己一根胳膊环住他。

“你你你你……你发烧了?”林先生伸手握着他的手,“你看,这么烫。我刚才是要给你试温度才碰你额头的。”

方锐忍俊不禁的笑,抬起另一只手打了个响指,然后给林先生看他指尖的火焰。“我的元身是火属的禽族,所以会比别人热一些,不是问过先生怎么不脱光睡的吗?和我一起睡不用怕冷的。”

林先生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你们还真是有趣。不过方锐,能不能不要叫我先生?”

“先生觉得不妥?”

林先生看了看眼下两个人的亲昵姿势,“这个场合里叫先生总感觉……”

“那我刚才亲你,你有没有觉得奇怪?”

“那是你睡懵了吧,我不会计较的。”

“……林敬言。”

“咦,是在叫我?太久没听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呢。”

 

04.

 

传说里的厉害神仙林敬言终究还是没能见到,甲乙丙丁相继打了招呼就回了窝,他看着坐在一边无动于衷的方锐,觉得赶人这事儿自己还真做不来。

于是方锐就继续还住在林敬言家,和他睡一张床。林敬言想,等天气暖了就让他回家吧。

妖怪们都生得一副好皮相,甲乙丙丁四个就特别招人注意,方锐比起他们看起来更俊朗更正直一些,个中缘由林敬言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方锐和其他妖怪的气味不同。但其实他不过是个神棍,这种玄奥的东西谁知道真假,林敬言深思熟虑了一下,换了个自己觉得更加贴切的词汇——干净。

处久了就能知道方锐的古灵精怪,歪点子层出不穷,但是心地又不坏,林敬言也拿他没办法,整天听着隔壁大妈说哎哟林先生啊,你那个小表弟今天又把我闺女约出去了,方公子也是一表人才,可是我还是更中意林先生你这样稳重的人。

也不乏跑来给方锐说媒的,林敬言推说表弟只是来探亲天暖了就回去,媒人们一转火就又开始给他说亲。

“我说方锐……从房顶上给我下来你!下来,有话说。”林敬言站在院子里仰着头,扶着腰,一边还按着自己脖子。

方锐就从屋顶上蹦下来,“老林,你刚才的姿势可像骂街泼妇了。”

林敬言忍住没踹他,只伸手扯住方锐,“你听好了啊再过几天你就回家去。”

方锐没想到林敬言要说这事,愣了一会之后摇摇头,“这可能没办法了老林,我表哥要来找我,过两天就到,也住你这里。”

林先生郁卒,享年28岁……当然不可能。

正好过了两天,表哥就来了。林敬言站在门口心内抽搐,脸上却是春风化雨的笑容,“您二位找错地方了吧,我不叫林敬言。”

右边那个打伞叼烟袋的听完这话就咧嘴笑了,“瞧您这话说的,我一看您这面相,就知道您是大好人林敬言。方锐那小子给添麻烦了吧?真对不住,我这就住下来帮您修理他。”说完就人影一闪进了院子。

林敬言回头讶然的看着那人背影,再转头看见左边那个一脸不高兴的年轻小伙儿也跟着不见了,再回头,呵,也在院子了。

好吧好吧,方锐一脸不情不愿的介绍,这个虚胖脸营养不良的烟鬼,我表哥,叶修;这个瘦高个一脸不高兴的问题小伙儿,我表弟,唐昊。

叶修对方锐回以呵呵,唐昊对方锐回以中指。

话说中指是什么意思,林敬言转身给他们泡茶,觉得妖怪们的交流方式真是匪夷所思。

吃过晚饭,林敬言带着方锐去给叶修和唐昊收拾房间,方锐拿了被褥去和叶修斗嘴,林敬言就拿了东西往唐昊屋里走。

右边住叶修左边是我的屋子,厨房出去左拐茅房出去右拐,洗脸在厨房提热水不过我觉得你们可以自己整出热水来,不知道你起得早还是迟,外面对街的豆腐脑挺好吃当早点还是不错的。

林敬言一边帮他整理床铺一边唠叨,一转脸果不其然唐昊一脸的“你当我是蠢啊”。

他忽然觉得这个年轻人挺好玩的。

林敬言弄好了一切之后和唐昊说了句“好梦”就要走,走到门口却被他拦住,少年人低头直直望进他眼里,林敬言有些畏怯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怕我?”唐昊按住他肩膀问,“你不是应该觉得我是任性是在胡闹,笑着敷衍过去就好?”

林敬言被问得有些懵,唐昊说的话不是很难理解却真的很难理解,他又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想要从他身侧走出门去,刚踏出步子就听见唐昊又问,“方锐住哪?”

“和我一起。”林敬言答,也不知道妥当不妥当,说完就快步走开了。

唐昊转身看着他钻进隔壁屋,一边又有叶修叼着烟袋锅子幽幽的凑上来啧啧两声,搞得他心烦不已。

“你跟着来做什么。”

叶修轻笑一声,“监护人啊。”

“你当谁是小孩!”唐昊皱眉喝出了声,却是方锐从叶修屋里出来往林敬言屋里走,不咸不淡的丢下一句“谁在意就是谁咯。”

外面说的这么大声林敬言又不能装作听不到,赶在唐昊回嘴之前就又从屋里冲出来把方锐扯了进去,方锐跟在他身后笑得欢畅,进了里屋后就粘了上来从身后抱住他不肯松手。

“老林,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林敬言也说不上是生气,只是家里来了陌生人还看着不那么和善,无论是谁都高兴不起来,他难得严肃,把方锐缠在自己身上的手掰开,将人拎到眼前。“你说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锐摸摸鼻子,“这事儿说来话长,我们三兄弟关系一直都挺微妙的,你看天都晚了,要不我明天再和你慢慢说?”

“不是什么时候说的事,是他们对我……好像不怎么友善。”林敬言回想一下,叶修固然看起来和气,但看向他的眼神也带着审视和精明,让他有点不舒服。

方锐听他这么说便乐了,笑嘻嘻的上前帮林敬言拆发冠,“这你可想多了,他们对你都挺好的其实。”

“方锐,你不要看我平时待你好就唬我,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打算换个活法才搬到这里,我只想安安静静过日子。天暖了你和他俩一起回去吧。”

方锐嗯嗯啊啊并不走心的应着林敬言,“恩恩,好说好说。不过我觉得以前当地头蛇的你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话说完林敬言就愣了,方锐还在身后毫无察觉的替他梳着头发,哼着不知名儿的小调,林敬言双手握拳又松开,最终只是低不可闻的呼了口气。

 

05.

 

方锐扬手灭了灯,胳膊惯例伸到了林敬言那边搂他的腰,林敬言转过头看他,乌漆墨黑一片只看得到方锐的轮廓和眼睛的亮光。

林敬言也侧着身子睡,往前凑了凑就能拿鼻尖蹭到方锐鼻尖。似乎这样的触碰能让他头脑清明,或者坚定。

方锐惊讶于林敬言的亲近,他们呼出的气扑在对方唇上,比被最柔软纤细的羽毛抚挠还让人心痒,他收了收胳膊想把林敬言搂得更紧一些,却也只是想想。

因为他听到林敬言忽然说,方锐你回去吧。

回去吧,回你的天界做你的神仙去。

方锐哑然,他没问林敬言怎么知道他不是妖怪的,这种问题其实也没有意义,他只是把手从林敬言的腰间挪上来,挪到他的后背,挪到他的脖颈,然后细细地用指尖掌心抚触他的皮肤。

“可是啊老林,林敬言,我是来找你的。”

“所以呢?”林敬言反问,扯出一个比平日温柔更甚的笑容,他知道方锐看得清。

方锐咬了咬舌头让自己淡定一些,然后整理出了语言,“所以我不能走,我要留下来陪着你。”

“可我会老会死。”

林敬言说着起身下床点了灯,这段日子跟了方锐的习惯睡觉不着寸缕,他只好随便披了件外袍在身上,然后就这么单薄的站在屋子中间,灯影映得他表情晦暗不明。

方锐也坐了起来,林敬言站的角度遮了光,整个屋子由他分成亮暗的两部分,仿佛在告诉方锐,看吧,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敬言仍旧冲他笑,笑得温和得体,他说你怕是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林敬言”这个人。

方锐下意识点点头,他说,我喜欢你很久了。

这句话本不该在这里出现,但方锐等不及,林敬言好像退一步就能永远离开他一样,他以前抓不住,不想这次还抓不住,更不想再天上地下的找他几百年,整天提心吊胆,不知他是死是活。

可是林敬言好像无动于衷,他有些怜悯又有些悲伤的看着方锐,你喜欢的那个林敬言,我不认识他。

方锐就说不出来话了,半响只战巍巍从嗓子里逸出一声“老林”,林敬言应了一声,方锐听得不真切,就站起来又问,林敬言再应,这么一声一步,方锐就走到了林敬言眼前。

他手从衣襟里滑进去,唇贴在林敬言肩头,“老林,你对我这么狠干什么。”


【TBC】


 
评论(13)
 
热度(36)
© 薄。|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