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眼镜的小林奈留。
 

【ALL林】《问劫》(01-02)

《问劫》

 

▷《全职高手》同人。

▷ ALL林。主方林,含唐林、叶林、韩林。

▷ BGM:Hita -《长生劫》。

 

————————————

 

01.

 

城里有个算命先生,和气俊朗知书识礼,卦算得准不准倒是没人在意,不过大家有了心事都乐意去找他开解,所以一直以来生意倒也不错。

先生每天傍晚开摊,直摆到子夜再一个人收了桌椅回去住处,有人问夜深了哪还有人问卦,先生说天机一事并非只有凡人妄图参透,街坊就笑说先生你莫非还做神鬼们的生意,再说你哪里会算卦哦!先生总是敛眉笑笑,并不答话。

先生是两年前进的城,在近城门的地方置了座小宅院。城不大,来了个生人的消息一个晌午就传了个遍,街坊家外向点的姑娘们就凑在巷子外装作路过,正好看到他出门,等到了晚上,各家饭后闲谈的内容就都是那位先生风华如何如何,样貌怎样怎样,大抵是富家出身的公子,要么就是功名在身的先生。

结果先生第二天就在家门口摆了桌椅,立起一面“测字卜卦”的旗子。

“原来是个神棍啊。”城里的人都这么想,带点失望又带点好奇。有地痞大概是看不惯先生这么招姑娘们惦念,三五结伴凑了一群去找先生麻烦,先生淡然端正的坐在桌后,地痞们高声叫嚷他也不恼,只伸手拿起一边不知谁家丢出来的半块青砖,看似轻松的将其捏成碎渣。之后就再没人来找过先生的麻烦了。

而姑娘们也不介意他是不是神棍,就凑上去同他搭话,过了一会儿笑嘻嘻的回来同姐妹讲,先生为人极其和善可亲,就算不找他算卦,闲谈他也不会拒绝。

一来二去混熟之后大家有事就都喜欢拜托先生,小家小户请他写春联写信,生意人家请他写个牌匾,茶楼酒肆里唱的小曲儿是先生写的词,家里婚娶能请来先生做主婚便是极大的面子。先生学问好,人又俊,说媒的人也不少,先生只是摇头说还不想成家,惹得城里的姑娘们也都不想成家。

先生没提过有关自己的事情,大家敬他也不会主动问,只从房东那里见到了房契,上面工工整整签着先生的名姓,大家叫惯了先生,觉得叫名字反倒别扭,就只冠了姓,喊他“林先生”。

这下先生倒觉得不好意思了,都是邻里街坊,城里也不止我一个读书人,这么叫多生分哪,各位也不用太客气,叫我名字就好。

先生说,双木林,林敬言。

 

02.

 

林先生是个实诚人——至少在对待城里的百姓的时候是,所以他没说瞎话,晚上的时候是真的有人来找他算命。一问之下基本都是附近闲着没事干化形出来溜达消食的妖怪们,偶尔也有鬼怪——法力高强点的能化出人形来找他,法力弱的用原型就算在先生眼前晃个十圈他都看不见,先生确然是凡人啊。林先生着实胆子大,也不怕他们生吞了自己,倒是每晚都整一出围炉夜话,人不人鬼不鬼的凑一圈讲故事,林先生的故事都是民间传说,往往一句话讲出来能被打断十八次。

“……这苏妲己呢,就被九尾妖狐附身了,妖狐主媚,迷得商纣神魂颠倒,无心朝政。自古红颜多祸……”

“先生!你说的不对!附苏妲己身上的那只狐狸是公的,不是红颜!”妖怪甲出声打断他。

“……啊?”

“再说了先生,我们狐狸修成九尾可是很难的,到了那个地步就不算是妖了,九尾狐狸已具仙性,捱一场天劫然后飞升便可位列仙班,成为灵狐。”妖怪乙。

“哦……”

“说起来封神之战也不过是女娲大人觉得自己被商纣调戏了才挑起来的事端吧?”妖怪丙。

“这个……”

“女人心真是深不可测啊,封神之战打得那么惨烈,后来听说封上名号的神好多都没分到宅子住,上面很是热闹了一场,人挤人的,好像连大殿里都住了好几个人。”妖怪丁。

“咦……”

“话又说回来,当年那位九尾前辈到底有多帅啊?”妖怪丙。

“喂……”

“我姐有他的画像,等我看看她放哪个兜了。”妖怪甲。

“为什么你姐的东西会在你的兜里?”妖怪丁。

“哦我穿她衣服啊?”妖怪甲。

“我去你个死人妖,你原来是男的吗!穿女装真是……就不能好好化形变成个女人吗?!”妖怪乙。

“我是公的我为什么要化形成女的啊!尊重一下个人爱好嘛再说,我们这里谁不是人妖!”妖怪甲。

“先生不是……”良知尚存的妖怪丙指了指林先生。

林先生心累无比,好在这群非人比故事里用来吓小孩子的山魈鬼怪要和善许多,他们喜欢听凡人家长里短的故事,会像小孩子一样互相斗嘴打闹,为了修炼为了功德不会去做恶事,不算是好妖怪但也绝不坏。说到底林先生还是挺喜欢他们的。

所以听他们说“上面”派了厉害的神仙来收他们的时候,林先生也没多想这群妖怪分明比自己厉害得多为什么还要找自己庇佑,只是清扫了闲置的屋子让他们安顿了下来,然后有些提心吊胆的替他们担心着那位“厉害神仙”。

不过这么等了好些天,也没见有什么乌云翻滚然后从天上下来一队两队的天兵,更没有看见什么横眉冷眼执剑站在云端说着“妖孽速来受死”的天将。

倒是家里的住户又多了一个。

据说是妖怪丙的远方亲戚,正好过来串门,不知名的厉害神仙还没出现,妖怪们不敢妄动,丙就过来和林先生说,能不能让我表哥住下呢?等风头过了就走,我表哥不是坏妖怪,先生不用担心的。

妖怪丙是个有良知的妖,这点从上文就能看出来,他也就只是八卦一点而已,其他也没有什么毛病,不像乙有点儿考据癖,甲喜欢穿他姐的衣服,丁喜欢打听小道消息。所以林先生就答应了他,丙就开开心心的跑出门去把自己表哥迎进来。

林先生想着怎么说都是客人,自己也不应该坐在屋里不动,这便理了理衣袍掀了门帘出去,正看见那人进了院子,欠身从梅花树下走过,发冠蹭到了一股花枝,积雪簌簌的在他发上肩头落了几团,却立刻就化作雾气消散了。

林先生正惊奇,他就已走到了眼前,一张脸看着比自己要年轻几分,眉峰锐利眼神清亮,眸子里还带着几分狡黠,笑容有些像是坏笑但不轻佻,林先生心想这么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不怎么正经的聪颖公子哥儿,算不上纨绔但小聪明小手段也不好对付。他其实不怎么喜欢这样看起来有些皮的年轻人,但是偏偏这人礼数规矩一样都不差,乖里透着鬼精,让林先生一时也讨厌不起来。

“你只是暂住,我们之间也没多少交情,所以就不问你名姓了,也是多了一份安全。他们四个甲乙丙丁,我便叫你为戊。”

那人冲他笑,走上来握住他的胳膊把人带进屋里,“外面怪冷的我们还是进屋里说,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林先生这么见外做什么,我叫方锐,金兑锐,以后还要多靠先生照顾。”

林先生听他自报名姓,有些恼火,面上并不泄露丝毫情绪,一边却又想着“锐”字衬他真是适合不过。方锐支着下巴看林先生就着炉火烹茶,虽然知道这种做法是叫做“罐罐茶”的,但还是装作没见过向林先生请教。林先生觉得年轻人大多心浮气躁,方锐表现出对于烹茶的兴趣倒是意料之外,便心生好感,给他认真的讲了起来,方锐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更多的时候只是盯着林先生看,嘴里嗯嗯啊啊应着。林先生讲了一会儿觉得他像是敷衍自己,走神之中就说错了一处,却被方锐听了出来,在一边侃侃而谈。

“你知道的东西也不少,我还以为你只是想要找个话题,没想到是真的琢磨过。”林先生取来两个斗笠盏,将沸茶倒入,又拿来两盘点心和一块饼,“一起吃点?”

方锐也不客气,没有去取精致的点心而是将饼掰开两半,一半递给林先生,一半自己吃了起来。林先生看在眼里,欢喜在心里,眼前的年轻人不乏锐气,但也静得下心敛得了脾性,不贪富贵安逸,且不说日后必定不凡,这样优秀的人谁看了都会觉得喜欢。

方锐好像没有察觉到林先生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啜饮了一口茶后冲着林先生笑得欢畅,“先生的手艺真好,我也只是能说会道而已,自己来做却是做不好的。我比先生历世更久,学问上却还不及先生,已经很惭愧了。”

林先生摇摇头,“你能自己琢磨至此,见解独到,我也很钦佩。”

方锐忽然就沉默了,茶盏凑在唇边,只拿唇蹭着杯沿却不喝,一双神采奕奕的眸子也黯淡下来,盯着炉火不知在想什么。

林先生自觉大抵是自己不自知的提及了方锐不肯回想的旧事,看他沉默的样子觉得连屋子里都没有之前明亮温暖,便起身去书桌上拿了纸笔,递到方锐面前。

“我怎么说也算个神棍,要测字吗?”

方锐有些惊讶的看他,偏头想了想,放下茶盏拿手指在纸上写字,指尖落处留下灼烧一般的印子,生生写了个镂空的“访”字。

林先生略有尴尬的把笔又放了回去,然后拿着纸端详,眉头微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把方锐唬住了。

“先生……这字有什么不妥吗?”

林先生赶忙摇头,“不是不是,其实……其实我不太会测字的。说了嘛,我是神棍。”

方锐随即展颜,“先生随便说说呗,反正我也猜不透天机,谁知道说的是真是假。”

林先生伸出手指沿着笔画虚描一遍,“我觉得……你不会是在找什么人吧?你看你写了访,就是看望、探问,和探寻、调查的意思。你单单只挑了这个字,这应该就是你心里最惦念的事,你之前沉默,是因为想到了这个人吗?”

方锐觉得他现在能把另一个聒噪的好友的名言拿来套用一下了,他真的什么都不想说。

林先生真是神棍吗?怎么这样都能歪打正着?方锐觉得想笑,但林先生说中他的心事又让他笑不出来。

“先生你想多了,这个字其实是个玩笑啊,你看,言方访,我只是把我们两人的名字写了进去而已。不过说到我刚才……的确是想到了一个人,我其实不是能静下心琢磨这些东西的人,只是因为他喜欢,才跟着喜欢的。不过当时根本没想到这么半吊子的跟风,这么多年也能跟成个行家。”

倒是林先生这会儿尴尬的不行,刚认识没多久就戳人家的痛处想想也知道是多无礼的事,他平时的好口才此刻也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方锐。

“要不……我再给你算一卦?”


【TBC】

 
评论(9)
 
热度(23)
© 薄。|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