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
Powered by LOFTER

【林方】难医

*私设有。林敬言退役后第三四年的样子。

*OOC有。爽完回头一看觉得自己都不太认识我写的竟然是林方……


————————————

谈情说爱是那么易,然而共聚无话更易。 —— 余文乐《还你门匙》


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八点。

方锐迷迷糊糊醒来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时间,离林敬言定的点还有那么一个钟头,翻个身躺平又眯了一会儿,想了想觉得还是提前去等着他可能会好一点,方锐揉揉自己反正也揉不乱的短发,拿起衣服去冲澡了。

H市夏天往死里热,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提不起劲儿,再加上夏休期实在是闲,吃饭睡觉打荣耀,作息也跟着乱了。方锐白天开着空调睡大觉,晚上爬起来做练习顺便跟着(被苏沐橙扯出去旅游但据说宅在酒店不动弹的)叶修去抢BOSS,过得真有点儿浑浑噩噩。

大概也只有林敬言约他出来的时候能变得人模狗样一点,比如现在。

方锐翻箱倒柜找了副墨镜出来想遮遮黑眼圈,但是一想晚上八点戴墨镜不是傻逼吗,就还是放弃了。站在衣柜前看了半天给自己找了条短袖衬衣——袖子边还是粉色的,然后把放在短裤上的手挪到了长裤上,挑了条看起来正经些的休闲款裤子。

总不能过会和林敬言站一起,一个像商业精英,一个像无业死宅吧。

方锐想到这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把衬衣领稍稍立起。哪能说像呢,根本就是才对。


林敬言开完会把手上文件都处理完,刚刚好七点半,握笔的手有些酸,他换了左手端着咖啡杯,右手则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副黑色全框眼镜换下鼻梁上的半框镜。

秘书走进来帮他整理东西时恰好看到,有些惊讶,“经理您换了眼镜感觉气质温和很多呢。”

以前就不和善吗?林敬言觉得并不是这样,只是半框的那副镜片窄长、金属镜架有棱有角,能让自己更像一个精明的商业人士。要去见方锐自然不用想太多,戴回以前惯常的那副,看起来有些土却更加亲近熟稔。

也能让他们之间不太疏远——如果依旧是对方记忆里的样子的话。


找了好一会才找到停车位,心急加上天热让他出了一身汗,林敬言边走边脱掉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顺手把领带也松了松,进了餐厅找到自己定好的座位时,看到方锐已经坐在那里了,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

“等多久了?”林敬言问,一边解开衬衣袖口的纽扣,还伸出手帮方锐取掉了粘在衣领上的一根头发。

方锐无所谓的笑笑,调侃林敬言为了斯文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变通,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无非是互相揶揄,但是说上几句又觉得无趣。

又不能就此停下。

林敬言倒是早就习惯了找话题的活,方锐也只需要顺着接下去就成,觉得既省事儿又感叹了一下林敬言果然今非昔比,至少对于如何应付别人,比当年还打荣耀的时候要擅长多了。

这就又是一个区别,当初他们就算无话可说,相视一笑也觉得挺有趣。

菜是方锐点的,他睡了一下午饿惨了,出门的时候随便咬了几口面包更勾起了饿劲,所以毫不客气的点了满一桌子菜,也不顾是不是吃相有点丢人。反正还有一个兴欣是穷队吃饭都喝不起汤来做挡箭牌。

林敬言看着他觉得挺有趣,方锐在游戏上是猥琐了点,但是人却不做假,荣耀的世界其实也没那么复杂,战术战略那些心脏的事儿有4+2去研究,剩下的人只需要打赢就成,方锐也用不着那些心眼。

他私心里也不希望方锐用上那些心眼,毕竟说得上是自己带大的,不说纯白无垢,只是现实里还是会觉得方锐真诚点挺好的。

尤其是对自己。

哪怕好像这个要求有些无理。

吃饭本不是重点,只是林敬言吃的也太少了。方锐看他细嚼慢咽的样子觉得赏心悦目,但是转念一想这人怕是又吃不下饭、胃口不好。

但是又能说什么?他必然温温和和的笑着说会注意的,然后下次依旧因为劳累而身体不舒服。这事当年在呼啸的时候就有过,老好人林敬言的关注点从来更多的放在除自己以外的地方,方锐就算说他他也不会改,所以这些年方锐在这事上都是行动派。

林敬言的确不太有食欲,是一直没休息好也是因为天热,这边刚结了账准备和方锐去取车然后路上再讨论晚上去谁家,却不承想方锐扯着他三拐两拐就去了夜市。

方锐知道这边有一家正宗的N市鸭血粉丝店,前段时间被老魏缠着请他吃过,本来不抱多大希望,但是竟然味道正宗,之后一个人也来过几回——林敬言很忙,而且方锐有些揶揄的想他现在才不适合夜市这种地方。

要了一碗,方锐捞起一筷子粉丝放在唇边吹吹,然后递到林敬言眼前。

林敬言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随即温顺的低头吃掉然后咬住筷子,一边顺当的从方锐手里接过筷子另一头,吃了一口感觉还不错,往里面又加了些辣椒,很是开心的吃了起来。

中途抬头,看见方锐支着下巴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自己。

他的眼神表达他的疑惑,方锐欣然接受疑问,递给林敬言纸巾同时指指自己嘴角,“觉得离你近了点。”


吃完回去取了车,林敬言侧身想把西装扔后座上,一转身却被方锐扯住领带拉得身子一歪,就这么凑在一块儿吻了起来。

方锐倒还好,林敬言刚才吃多了辣,心里本来就热得慌,这么被方锐一撩就感觉那些热气儿都化成了火在烧。停下来喘气的空隙林敬言也没跟方锐商量就开到了方锐家楼底下,算来其实回谁家路程都差不多,但是林敬言觉得只有这样,只有在方锐家,他也才能离方锐再近点。

方锐走在前面,楼道的感应灯坏了一直没修,他总不太在意,毕竟这里也就只有夏休期才会住过来,但后面跟着林敬言他就忽然有些惶惶。

林敬言伸手握住方锐放在背后的手,其实楼梯倒不是有多看不清楚,但就是这样才能让他们都觉得安心。

好像抓住了什么。

这一年里退役的那个下海经商终于混出了成就,还在荣耀的那个起起伏伏也终于到了状态不如当年的时候,不知是因为压力还是因为无法经常见面的寂寞,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变得有些偏离正道。

谁都知道不对劲,却都不知道怎么把它再带回正轨。

当年两个人嘻嘻哈哈对话毫无营养也能说上一个晚上的闲话,现在明明每次都觉得积攒了很多的肺腑之言却总觉得倾听的一方不甚专心。

也说不上是自己想多了还是事实真如此,但已知的是他们互相希望能将这段感情就算坎坷就算波折也继续下去。

所以一个选择尽量迎合对方现在的形象,一个选择希望给对方看的还是那个和以前相差无几的自己。就好像两个人背道而驰忽然醒悟,转身朝着对方狂奔的时候却选错了角度,等到交汇之时才发现对方与自己并肩站立,而非面对相谈。

这时他们才肯正视对方,然后发现果然各自迈出的步子就算回溯,也还是藏不住那些潜移默化中改变了的部分。

而明明是想要继续过下去的,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的公式化,约定见面吃饭上床,按部就班。

大概是因为没有找到解决办法,所以也不敢插手去改变,只能任其发展。

方锐掏钥匙开了门让林敬言先进去,自己转身刚锁好门就被林敬言从身后抱住了,细碎温柔的吻落在他的后颈,泛起的酥麻一路顺着脊柱传到尾椎。

“这么心急啊林大大?”

“方大大秀色可餐。”


两个人湿哒哒的从浴室缠出来一路亲到床上,林敬言俯身吻方锐,只拿唇蹭他的,缠绵暧昧又亲昵,就是不色情,身下却毫不含糊的横冲直撞,就等着方锐克制不住喊出声来张了嘴,舌头就顺当的滑了进去缠住方锐的开始亲。

方锐弓起背来像只虾子,只觉得身上的林敬言熟悉又陌生,似乎也很挣扎的样子,一边那么温柔的亲吻一边却毫不留情的动弹,几乎让方锐怀疑他是不是被双重人格掌控了。

但其实林敬言不说他也明白,他们这么紧紧抱着贴合在一起,好像对方的情绪对方的想法都能沿着体温、气息和血肉传递过来。他理所当然的知道林敬言只是怕失去,也理所当然的知道自己也是怕失去。

太想要珍惜了反而手足无措,太害怕失去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

方锐心里叹口气心想大概自己也越来越像林敬言一样心累了,想说点什么和缓一下气氛,却被林敬言蒙住了眼睛,依稀是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滴在脸上,然后林敬言的嘴唇擦过他的耳垂,略带沙哑的温柔嗓音还含着一丝颤抖。

“方锐,我们以后好好过,成吗。”

当然成啊,方锐伸手抱住林敬言的背。

“好啊。”


怎么不成呢,虽然过得不那么顺当,但只要互相都有往顺当了过的心,不就成了吗。

就算现实比较难办,可我得的这爱你的毛病,也一样难医。


Fin.


对了,叫锐锐完全是个人恶趣味,但是真的连我自己也觉得挺逗的,这么严肃的场合还是叫方锐吧哈哈哈哈哈,总之不可能叫点心啦宝贝啦甜心啦之类的啦哈哈哈哈

评论 ( 14 )
热度 ( 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