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眼镜的小林奈留。
 

【林中心】茕茕 · 02

基本上主要就是唐林了。其他的林中心都以旧爱&空窗期的存在形式出现。

本章有林乐,以及被假羊盯上还不自知的昊仔。

前文:01

 

02

 

七月中旬左右林敬言动身去了青岛,南京的房子钥匙留给方锐,至于唐昊,那次之后就再没怎么见过,也就是阮永彬喊林敬言去过呼啸一次,他在摄影棚外远远看了一眼。

当时方锐跟在后面有点吃味,他分得清林敬言有没有动心思,但也仅限于此,他们已经分开半年多了。谁料那天离开时林敬言把之前的备用钥匙又还给他,原封不动,还挂着方锐自己买的钥匙扣。林敬言辩解说自己没什么意思,让他帮忙照看而已,因为不确定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方锐一时起意,问他要不把房子租给唐昊好了。林敬言看他一眼,大意应该是注意分寸。

到了青岛就热闹了,张佳乐和他一样也是与老东家解了约跑过来跟着韩文清搞他的霸图工作室,两个人熟个底掉,也就没有什么介意的,图省事合租了套房子住着。

于是一瞬梦回大学寝室,鸡飞狗跳鸡犬不宁,张佳乐爱好穿个花裤衩子边刷牙边唱歌,漱口的时候咕噜噜噜伴着哼哼哈嘿,林敬言在里间洗澡洗得哭笑不得,索性开了门一把把人拽进来,先浇个透心凉让把嘴闭上再说。

最后就真闭嘴了,林敬言拿着淋浴器往两人贴着的部位浇凉水,张佳乐勉强把自己和林敬言的上半截分开。“不是流氓吗,怎么这就停了。”     

眼前的人笑嘻嘻的,林敬言看着有些头疼,左右想想速战速决的话出门还来得及,于是又吻回去,倒弄得张佳乐措手不及,整个早上就全败给自己这张嘴。

他俩倒不是没有做过,只是年代有些久远,但点火不难,接受对方也不难。张佳乐给他弄出眼泪来,他低头舔掉,说了句甜,然后翻身下床。之后和张佳乐一起出门,电梯里他和他开玩笑,我们百花的人都是蜜味哒。

林敬言没由来就想起唐昊,想起那晚他半拖半抱的把他搞回家,又极为艰难的帮他脱掉沾满酒气的衣服,一切都是中规中矩的前辈心态,直到他准备了热毛巾给他擦身子的时候。

少年人迷迷瞪瞪地发出难受的哼声,下意识拉着在他身上“作乱”的手往下面送去,他有些好笑,没有按着他神志不清的意愿去抚慰,只是用毛巾仔细帮他擦了干净,可一转身就看到他又不安分的自己弄了起来。他再没有上前,只是冷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酒后的YW事实上算不得数,他DIY必然无果,于是又烦躁的开始翻身,最后大字躺着,毫无保留,一览无余。

哪怕他当时的确什么都没有做,并且似乎已经遗忘,但此刻回想起来林敬言就明白,对于唐昊,他再不能旁观者清。

而张佳乐好像在护犊子上有莫名的敏锐,连续几天右眼皮跳个不停,感觉应该是林敬言最近有夭蛾子,直到林敬言给他看机票,去杭州。

他想起最近叶修那个剧,心说不好。

 

所谓劳神费心的本子,一是导演眼光毒,韩文清让林敬言过去就是为了不让自家新手编剧被叶修虐得失去求生意志;二是演员人选牛,林敬言第一天过来老远就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听久了有点神经衰弱,算得上是另一种的工伤。

但惊喜也是有的,林敬言看见了唐昊。

这部剧用的新人蛮多,大多都是叶修自己下海捞的,剩下就是在各家推荐里选的人。叶修这次摆明了要玩养成,像唐昊这样导演系出身跨岗位的也有几个,都是自身条件不差,又比单纯的新人好调得多,只要演技开窍,就很容易找到感觉。

新人多未免有些乱,但有叶修就镇得住,林敬言到他跟前的时候他正老神在在地窝在椅子里喝银耳粥,目光却锐利而挑剔地看着回放。

“叶导。”林敬言等他看完一段才喊他。

叶修这才注意到林敬言,“林老师这么客气?”

两个人商业互吹了一会,叶修才放林敬言去看他们霸图的小编剧,那位小宋入行是短了点儿,但是脑子灵活又认真,韩文清对他的锻炼可是够狠——纵然小宋这次着实写了个不错的剧本,但直接就把人丢给叶修,也未免太考验小宋了。

林敬言看到宋奇英的时候倒觉得他状态还不错,眼圈黑了点但是还算精神。小宋也有些惊讶,一开始被韩文清丢到对家手里不慌是假的,但叶修其实也没有霸图传说的那样惨无人道,现下发现自家老大送了林老师过来,更觉安心。

宋奇英给林敬言腾出个凳子来,没等他说就把电脑端给他看,自己出去给他拿水,再回来的时候带了叶修一起。

剧本和他去青岛之前韩文清给他看的那版相比改了不少,林敬言要了份打印稿掏笔看了起来,叶修就端份盒饭边吃边看他做笔记。

林敬言此前歇了近半年,再次进组倒是很快就调整状态全心投入,小宋一下午出出进进,就看到他连姿势也没怎么变过,到晚饭时候勉强粗略理完了一遍剧本,叶修端着三份盒饭第二次进来。

宋奇英吃饭很安静,他在生活上的性格更像张新杰一些,叶修和林敬言就没多讲究了,一边吃一边谈着剧本。他俩认识得久,了解更深,三言两语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宋奇英在心里惊讶又有些羡慕,没料到叶修忽然转过来看他。

“小宋,你们林老师借我几天呗。”

林敬言笑着从包里掏副平光镜出来戴上缓眼睛,“有什么你直说好吗,加钱就成。”

 

主角黄少天和唐柔由叶修一手承包,过一礼拜才会来的王杰希是特别出演兼正儿八经的副导演,于是林敬言找老韩报备过之后就暂替一下王杰希的活,偶尔给小宋答疑解惑,对叶修的思路做个翻译,更多时间和叶修在一起给小年轻们讲戏。

分在林敬言手上的是包荣兴、安文逸和唐昊。

包子实在是不能放在叶修那边,他和黄少天组一起能说一个月的相声不重梗,开始林敬言和他讲戏用得咬文嚼字的法子,结果发现对方一头雾水,处了半天才明白这位比较直,于是讲戏都换成大白话加比喻句,用对方式倒是一点就透,不晓得叶修从哪里捞的人才。

安文逸也有些让林敬言吃惊,按着叶修这批新手的来历,没想到安文逸竟然是正儿八经的摄影系研究生。他私下搜了些安文逸的短片作品,拍摄手法且不说,剪辑时画面的选取、分镜的安排都十分妥帖,能够很恰当且准确的引导观众的思维情绪,和张新杰的路子很像。和他说戏林敬言觉得倒还轻松,他能明白每一幕希望给观众看到什么,也就能找准自己的位置,唯一就是还放不太开。叶修放他进来应该是给他练胆的,林敬言想,真是光明正大,以权谋私,啧啧啧啧。

 

唐昊看到林敬言时先是愣了一下,这两天有些忙,林敬言刚到那天和大家打招呼的时候他在里屋背台词,晚上林敬言和相熟的几个出去稍微聚了个简短的餐,他此时也还没能踏进那个小圈子。正儿八经遇见就是这会儿,走过来正看到他在和安文逸说话,牛仔裤白T恤,脖子上挂个工作证,拿着笔的手腕子瘦且白。

唐昊无聊的想,这天这么热,他都没有给晒黑吗?

等林敬言喊他的时候他才认真和他对上视线,这位林导最近看着屏幕就眼睛疼,以往只有搁家写本子的时候才派上用场的黑框平光镜这次就一直没摘下来,有些显年轻。

唐昊走过去坐在他边上的小板凳上,这个高度对于他来说略微吃力,于是大咧咧伸着长腿。下午这位长腿纨绔公子就要幡然醒悟闭门沉思然后自我流放去做斥候小兵了,林敬言和他对了几遍台词,想了想说,“你是不是没后悔过?”

唐昊就明白了林敬言的意思。

他幡然醒悟演得不错,对过往自己的批判也脑补完全,自我流放时完全敛去了桀骜演出一丝刚毅,却始终没有悔恨。这个角色本是在自家牵扯进党派倾轧之后才醒悟的,父亲事实上是被迫留在主角阵营,而另两位弟兄已经举家投了另一边。再不能维持住四人友谊与友好假象,其他三人已经成长起来,他才后知后觉,最终选择去最危险的地方,为家族与自己挣条路。从挥金如土的少爷到凯旋领了一贯钱就乐呵地请大家喝酒的斥候队长,他是否悔恨自己没能早些察觉、没能留住他们三个?

唐昊直觉是没有的,凭他自己的性子也觉得不会有,有种昨日之忧勿乱我心的气概。

林敬言自顾自点头,摸出笔来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嘴里还叼着笔盖,含混不清的和唐昊说,“么问题,我觉得则么样挺合四。”然后他合上笔,看时间正好快到午饭,上午算是收了工,一边收拾一边准备去吃饭,唐昊就和他顺道走,林敬言想起自己来杭州之前的事,开始和唐昊瞎扯。

“你真没后悔过啊?”

唐昊啧舌,不晓得跟谁学的东北腔就冒出来了,“是我不后悔能有你什么好处啊还是咋地!”

好处?那可不少。

“大后天王杰希就能赶过来,那天晚上你没戏,一起出去吃饭吧。”

TBC

 
评论
 
热度(12)
© 薄。|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