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眼镜的小林奈留。

Re:梦醒时分

Re:梦醒时分


—— 致:林敬言。

 

我可能梦见你了。可能。

 

梦里是十年后的你,我觉得那是十年后的你,站在超市货架前仔细挑选,一如你如今看着技能面板的专注神情。

你选了三个西红柿,走去称重台打包,又拿了一打鸡蛋,然后向冷藏柜里的纯牛奶伸出手——不我不喜欢喝那个——你手偏了点儿,拿了另一款大瓶的酸奶。

你结婚了,于是成了归家派,像我脑补里的方明华的业余生活一样,在完成训练或者工作之后开车回家,根据妻子发来的消息,一来二去将小区超市摸得像比赛地图一般清楚,血祭绝魂属性各是多少点,大葱芋头茄子各是多少钱。

你上楼、掏钥匙、开门,换上一双灰色的棉布拖鞋,卡其色风衣脱下来挂在衣架上,同上前来帮你放包拿东西的妻子轻轻拥抱,看她将你的电脑包拿去书房,自己单手挽着衬衫袖子,提着刚买的东西走进厨房。

鸡蛋被挨个码在冰箱架子上,酸奶放在最上面一层,你想了想,又拿下来,去客厅取了两个玻璃杯,倒上半杯多,才把剩下的又放回冰箱里。

晚饭最近由你来做,因为还要赶回家的原因就变得有点迟,但你乐此不疲,顺便淘宝买了一些据说好吃的点心放在家里供她垫肚子。你仍旧如此温和且细致,再看不见一丝的尖锐,偶尔同她争执时才能显出一些强硬来,她也就随了你去,不再多说。

工作上最近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远离职业选手的位子之后就没有了以前那种废寝忘食。行政工作按部就班,你却还是会抽时间出来上游戏保持一下手感,平时总不留神就发现自己遛弯到了技术部,成为一个老白鼠,也从他们那里学到些什么,自己写些小程序在节假日应付亲戚家小孩子。

洗好碗之后你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抽烟,还是那一款,不知有没有一丝故旧的味道。这款其实没有那么浓的烟味,但你还是想要避着她,不过你也没有什么瘾,说来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沿袭下来的习惯。

话说回来,你竟然戴上了眼镜,看着像是低度数的近视镜,没想到你退役之后先变化的竟然不是APM,这样子更添斯文,若是你现在就这样打扮,大概大家都要夸你一句真是“斯文流氓”了,不过你记得吗,荣耀的流氓玩家可是很讨厌能防抛沙的眼镜的。

原来以后的你会是这样子,我有点想问你很多问题,至少也想问到一期彩票的中奖号码,可是又没办法说出口。

 

这个梦大概要醒了,我要不要把它分享给你?

 

可醒来你就要离开呼啸。

 

我共你,已再没破晓。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薄。 | Powered by LOFTER